中国妇女报数字报纸

2018年2月13星期二
国内统一刊号:CN11-0003

中国妇女报新女学周刊 行范 “恐惧成功”:女性缘何“逃离理工科” 警匪片:男性气质笼罩下无处安放的女性角色 研究视窗

按日期检索

12 2013
上个月
下个月

中国妇女报

电子报刊阅读器
我给版面打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本版得分:5.0参与评分人数:3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中国妇女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中国妇女报网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中国妇女报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妇女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中国妇女报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正在加载广告……
放大 缩小 默认

警匪片:男性气质笼罩下无处安放的女性角色

——从电影《英雄本色2018》谈起

《英雄本色2018》

《英雄本色III》

1986年版《英雄本色》剧照

阅读提示

近日上映的警匪题材电影《英雄本色2018》,将20世纪80年代香港原版中对男性气质的刻板性描写发挥到了极端,对女性角色的塑造则可谓“恶意满满”。创作者通过一味地彰显男性气质、贬低女性来实现建构“男英雄”形象的目的,暴露出男性的性别焦虑与不自信。一个真正的男英雄,应该具备起码的性别平等意识,而电影文化工作者要先学会尊重女性,才能承担起更大的责任,发挥真正的英雄本色。

■ 陈亦水

近日,擅长警匪题材的中国内地导演丁晟推出了《英雄本色2018》,该片翻拍自1986年香港导演吴宇森执导的香港黑帮电影《英雄本色》。可以看出,主创团队在影像和叙事上在努力求新。尽管技术层面所造成的“硬伤”可以随着中国电影人的不懈努力得到解决,但在中国电影界长期存在、一直被忽略的致命问题,怕是难以解决。因为这个问题的致命之处在于创作者的不自知,即如何在以男性气质为主导的警匪片中建构女性角色?

男性气质与文化认同

中外警匪类型片,无不强调对于男性气质的刻画。所谓男性气质是一个严肃且深刻的学术词汇,不仅指银幕上表演出来的勇敢坚强的男子气概,更指支撑男子气概的一整套父权文化逻辑与文化观念。

1986年版的原作《英雄本色》中,有过许多对男子气概的演绎:例如《英雄本色》中周润发饰演的小马哥戴墨镜、穿西装、叼牙签、用纸钞点烟等动作及为了给大哥宋子豪报仇而单枪匹马血洗枫林阁的暴力美学段落,后来周星驰主演的喜剧电影《食神》和贾樟柯导演的《三峡好人》都曾向其致敬。

这些桀骜不驯、情深义重的黑帮兄弟生活在社会失序、政府统治懈怠的危情时刻,映射出1997年回归之前香港的生存焦虑,也呈现出意图实现自我结盟、重建社会秩序的男性气质。在这一男性气质的笼罩下,女性角色呈现出两个经典的形象:纯洁无辜的“小白兔”与“蛇蝎美女”。

“小白兔”与“蛇蝎美女”

在1986年《英雄本色》原作中,女性角色Jackie,被塑造成一只纯洁无辜的“小白兔”,这是父权文化逻辑中典型的理想女性化身。宋子豪私见Jackie时,叙事地点发生在儿童合唱团的排练厅,此时Jackie正在排练当时红极一时的歌曲《明天会更好》,该歌曲以童声为背景音乐、穿插着海鸥从海面飞起的唯美画面,一方面衬托出Jackie作为一个女性角色的单纯与美好,另一方面也传递出早日结束香港社会的失序状态,祈祷香港迎接一个更好明天的未来憧憬。

到了《英雄本色III:夕阳之歌》里,另一个与纯洁无辜截然相反的“女性气质”出现了“蛇蝎美女”。在第三部的故事里,只剩下小马哥一人在越南闯荡,邂逅了香港黑帮老大的女友周英杰。梅艳芳饰演的周英杰和时刻都需要男性保护、与暴力隔离生活的“小白兔”Jackie截然不同,她被塑造成一名既狠辣又性感的女性形象,这便挑战了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男性气质,表露出小马哥失去昔日兄弟之后的男性焦虑,体现出英政府长期殖民统治下香港人的身份无根性。

令人惊讶的“羞辱的荡妇”

如果说20世纪80年代《英雄本色》系列中对男性气质的书写方式,旨在按照主流父权文化逻辑下建构的典型女性形象,表达回归之前香港的身份认同焦虑,那么新时代语境下的《英雄本色2018》则展现出极其倒退的性别观念,即“荡妇羞辱论”。

《英雄本色2018》中,导演丁晟给每一个主要角色——黑帮大哥周凯、警察弟弟周超和马柯——都安排了“女友”。最具荡妇羞辱色彩的女性形象,是黑帮大哥周凯的女友美琳和马柯的女友阳阳,这都是原作中本没有的女性角色。在新作中,周凯完成一笔走私任务之后到船上找美琳,从其对话中可以得知,此时周凯已经离开她一年了,于是他质问美琳“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吧?”美琳答道:“知道,欺骗。”转而又问男友周凯“你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管我?”语毕二人立刻如胶似漆——笔者不禁在此处打一个问号:难道所谓内地版的男性气质,体现在消失一年回来后拷问女友“你有没有背叛我”时显露出来某种“霸气”?

再看马柯的女友阳阳,影片将其塑造为一名酒吧驻唱歌手,然而与其说她是女友不如说是“炮友”,二人的关系除了床上仅有的几句对白外,都力在表现马柯随时准备为大哥周凯赴死的兄弟情谊,男女之间几乎毫无温情可言。而当马柯因为周凯报仇而失去一条腿沦落底层之后,无意中撞到昔日“女友”阳阳,发现她已经有了新男友,还被当众扇耳光、指责“你不就是爱钱吗”时,愤怒的马柯上前打了阳阳的新男友,在面对老板训斥和阳阳的冷漠态度时孤身离去。

无独有偶,周凯出狱后发现美琳染上了毒品,美琳反问周凯:“我能怎么办?”这再一次描写了女人离开男人除了出卖肉体之外无法存活的“惨状”。看到这里,笔者不禁在此处打两个问号,英雄失意一定要通过作践女性、责骂女性拜金来体现么?难道女性离开了男人就真的无法生存了吗?

更令人惊讶的是,大反派阿仓面对愤怒的周凯,笑嘻嘻地告诉他美琳早就“欺骗”了他,并说了一句让笔者连打三个加粗大问号的台词:“女人一旦染毒,就谁都能上!”——如果说20世纪80年代《英雄本色》系列中的女性角色,被塑造成以纯洁无辜的“小白兔”和“蛇蝎美女”这两种男性的理想形象,那么2018年新作中的女性形象,可以说是男性最为厌恶的恶意联想形象,那便是“羞辱的荡妇”。

在《英雄本色2018》里,创作者显然有意通过荡妇羞辱的论调展现昔日“女友”的背叛,以此反衬英雄失意的落寞。这哪里是什么“英雄本色”,笔者看到此番剧情实在眼熟——这难道不正是当前中国主流性别文化观念中,部分男性的心态吗?

唯一复制原作的女性角色——警察弟弟周超的护士女友璐璐,同原作一样被塑造为纯洁无辜的“小白兔”。不同的只是创作者没有将其与暴力叙事隔离,而是让她被黑帮绑架、制造三兄弟前去营救的剧情,虽然桥段依然老套,至少还算有些角色功能,多少也体现出“王子斩恶龙救公主”式的英雄气概。

总之,《英雄本色2018》将20世纪80年代香港原作版本中对男性气质的刻板性描写发挥到了极端,对女性角色的塑造则可谓“恶意满满”。而对于本剧的核心,即如何打造一个当代男性英雄、诠释新时代的男性气质,创作者却通过一味地彰显男性气质、贬低女性来实现,这不仅无法体现男性气质,反而暴露出男性的性别焦虑与不自信。一个真正的男英雄,应该具备起码的性别平权意识,虽然期待每个电影人都像阿米尔· 汗一样具有性别平等意识有些奢望,但中国电影文化工作者也要首先从学会尊重女性做起,才能承担得起更大的责任、发挥真正的英雄本色。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讲师)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 手机触屏版
主办单位:中国妇女报社 版权所有:中国妇女报网 2014 COPYRIGHT
备案号:京icp备05037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