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妇女报数字报纸

2018年2月13星期二
国内统一刊号:CN11-0003

中国妇女报新女学周刊 行范 “恐惧成功”:女性缘何“逃离理工科” 警匪片:男性气质笼罩下无处安放的女性角色 研究视窗

按日期检索

12 2013
上个月
下个月

中国妇女报

电子报刊阅读器
我给版面打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本版得分:5.0参与评分人数:4

新闻排行榜
版权声明
《中国妇女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中国妇女报网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中国妇女报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妇女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中国妇女报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正在加载广告……
放大 缩小 默认

“恐惧成功”:女性缘何“逃离理工科”

编者按

2月6日,《新女学周刊》刊发《科学家职业对女生吸引力下降探因》一文,引发对女生参与科学职业兴趣下降的探讨。本期特邀专家进一步深入解读“女生逃离理工科现象”。目前,理工科专业中的性别隔离现象在世界范围内仍普遍存在,本文作者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并为建设性别友好型社会,营造公平合理的性别文化氛围,助推女性参与科学,提供建议。

■ 杨雪燕 高琛卓

“理工科”长期被视作“男性主导”的学科,虽然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女性获得与男性同等的受教育权利,但是理工科专业中性别隔离的现象依旧在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女性“逃离理工科”呢?

理工科领域“女性逃离”现象及其原因

理工科领域仿佛存在一条漏油的管道,随着学历与研究职位的提升,女性比男性更多地从这条“科学管道”中漏出,使得最终能够成长为工程科技人才的女性数量过少。理工科领域存在明显的“女性逃离”现象:十二五期间,中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人员从4017578人增长至5482528人,女性占研发人员总数的比重从25.32%提升至26.56%,相比于男性研发人员的增长速度,女性研发人员的增长速度仍然偏低。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女性“逃离理工科”?生物本质主义者从两性先天生理差异角度对这一现象做出解释,认为女性先天在视觉空间能力以及数学能力方面处于劣势,而这些能力是进入理工科领域的重要基础。但是,目前越来越多的研究却发现两性在数学成就方面的差异很小并且呈现逐渐消失的趋势,女生不但和男生修读了同样多的数学或科学课程,而且在这些课程中的表现比男生更优秀,女性获得科学领域博士学位的人数正在不断增长,甚至在生物学领域,女性比男性更多地获得了博士学位。

实际上,“逃离理工科”是女性在理工科领域中专业承诺较低的现实表现,专业承诺是指个体认同并投入其专业领域的相对强度,专业承诺较低的个体往往对于发展本专业抱有较低的热情,因而倾向于退出该专业领域的发展。

众多学者的研究表明,成就动机是预测专业承诺水平的重要因素,成就动机是指在竞争环境中个体对成功的渴望程度,成就动机较低的个体往往对其专业发展持有较低的认同和情感依赖。以美国学者霍纳为代表的众多研究者发现,当女性想要扮演的角色从传统上看属于男性时,由于惧怕来自社会的排斥,女性会产生“恐惧成功的动机”,这种较低的成就动机不利于其专业承诺水平的提升。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数据也表明,理工科大学生的成就动机存在性别差异,81.8%的男生与74.0%的女生认同“我希望拥有一份事业,而不仅仅是工作”,91.8%的男生与85.6%的女生认同“我希望在事业上能有所作为”,68.0%的男生与53.7%的女生认同“我对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充满信心”,88.9%的男生与83.4%的女生认同“为了成就一番事业我愿意付出艰辛的努力”,85.8%的男生与83.0%的女生认同“工作中获得成就感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理工科女大学生的成就动机显著低于理工科男大学生。

女性“恐惧成功”探因及破解建言

霍纳等人的研究发现,女性“恐惧成功的动机”与性别社会化过程紧密相关。性别社会化是指个体对性别角色和期待形成信念的一个总体过程,这一过程可以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反映为父母、学校和社会文化对个体的性别角色期待,这种性别角色期待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职业发展期待或性别刻板印象来体现;第二个阶段反映为个体将外界的性别角色期待内化为自身的性别角色态度。通过对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数据进行分析,我们发现性别社会化的两个阶段对理工科大学生的成就动机存在显著的影响。

第一,在理工科大学生中,父母对男生与女生的职业发展期待存在显著差异,并且这种期待对男生与女生的成就动机影响不同。父母对男生的职业发展预期明显高于女生,23.2%的男生认为父亲对自己抱有较高的职业发展期待,21.6%的男生认为母亲对自己抱有较高的职业发展期待,而仅有16.5%的女生认为父亲对自己抱有较高的职业发展期待,15.1%的女生认为母亲对自己抱有较高职业发展期待。研究发现,对于男生而言,来自父亲的职业发展期待对其成就动机具有显著提升作用,而来自母亲的职业发展期待对其成就动机的影响不显著。对于女生而言,来自父亲和母亲的职业发展期待对其成就动机均具有显著提升作用。

第二,在理工科大学生中,学校对男生与女生的性别角色期待显著不同,并且这种期待对男生与女生的成就动机影响不同。女生明显听到大学老师说过更多的性别刻板印象言论,43%的男生与52.7%的女生听过大学老师说“男生的发展潜力更大”,30.9%的男生与33.9%的女生听过大学老师说“男生更适合做科研”。研究发现,来自大学老师的性别刻板言论显著提升了男生的成就动机,但是对女生的成就动机影响不显著。

第三,在理工科大学生中,男生和女生对社会文化中的性别刻板印象认同程度不同,但是社会文化中的性别刻板印象对男生与女生的成就动机都具有消极影响。男生比女生更多地认同来自社会文化中的性别刻板印象,17.1%的男生和7.3%的女生认同“对女性而言,事业成功与否并不重要”,25.7%的男生和7.5%的女生认同“事业成功的女人往往没有女人味”,37.3%的男生和17.3%的女生认同“女强人的个人生活往往不幸福”,58.2%的男生和36.6%的女生认同“总体而言,男人比女人更胜任领导的角色”。研究发现,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对社会文化中的性别刻板印象认同程度越高,其成就动机就倾向于越低。

第四,在理工科大学生中,男生与女生的性别角色态度显著不同,并且性别角色态度对男生和女生的成就动机影响不同。与女生相比,男生持有更加传统的性别角色观念,39.9%的男生与20.2%的女生认同“男人应以事业为主,女人应以家庭为主”,48.5%的男生与17.0%的女生认同“挣钱养家主要是男人的事”,30.7%的男生与21.3%的女生认同“相夫教子是女人最重要的工作”,26.6%的男生与21.4%的女生认同“对妻子而言,更重要的是帮丈夫成就事业”,24.7%的男生与18.6%的女生认同“丈夫的事业发展比妻子的事业发展更重要”。研究发现,性别角色观念越传统的理工科男生,其成就动机越高,而性别角色观念越传统的理工科女生,其成就动机越低。

女性选择“逃离理工科”,并不是由于女性的天赋才能不如男性,也不是女性自发、自愿选择的结果,而是由于在理工科学习过程中,女性的成就动机显著低于男性,这种差异是被社会性别制度塑造的结果,深受家庭、学校、社会的性别角色期待的影响。

因此,笔者认为,要想有效遏制女性不断从“科学管道”中“漏出”的局面,还需要在家庭、学校和社会中营造出公平合理的性别文化氛围,减少性别社会化过程中的性别歧视现象,充分开发女性自身的科研潜质,提升女性的成就动机。

(作者单位: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 手机触屏版
主办单位:中国妇女报社 版权所有:中国妇女报网 2014 COPYRIGHT
备案号:京icp备05037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