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妇女报
2023年11月29日

关注此公众号看
《中国妇女报》

第4版:视点评论
我给文章打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本文得分:0.0参与评分人数:0
版权声明

《中国妇女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中国妇女报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中国妇女报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妇女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中国妇女报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栏目:新闻深1°

在社区“圈”出儿童友好快乐天地

——女报记者走访“适儿化”空间,解码儿童友好城市建设的“首都样板”

    孩子们在“广艺+”里跟着花样跳绳世界冠军练跳绳。(图片由都晓杰提供)

    富润社区内,孩子们跟着志愿者老师尝试在“和·润菜园”里堆肥。周韵曦/摄

    朝阳区双井街道“井点一号”微空间。

    周韵曦/摄

    □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 周韵曦

    历时20天,在11月20日世界儿童日当天,北京儿童友好空间建设实践案例征集活动结果揭晓。其中,北京富润社区亲自然儿童友好空间、“广艺+”广内市民文化中心等23项案例脱颖而出,为首都儿童友好空间落地实践提供了智慧样板。

    为儿童营造健康成长的环境,是儿童友好城市建设的重要内容,让儿童就近享有更多开放、安全、适儿的成长空间,更是题中之义。近日,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寻访体验了多处儿童友好空间,与家庭、社区和城市规划师共商“儿童友好”之计。

    ◆空间:大小不限、开放适儿

    11月12日,寒风凛冽,行人稀少。但当记者走进海淀区学院路街道富润社区时,一阵阵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让小区内有了不一样的温度。

    循声而去,位于居民楼中央的“和·润菜园”里,十几名4~12岁的孩子正在体验一场以落叶为主题的社区嘉年华。

    1米见方的菜园里,孩子们带上园艺手套、拿起花园铲,将提前发酵好的棕肥和厨余、落叶分层铺进地里,踩踏压实,为土壤积蓄养分。随后,孩子们又走进富润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里的儿童之家,与家长一同用落叶制作精美“瓶插”作品。

    由于活动近在家门口,记者注意到,有的孩子穿着睡裤,有的孩子自行结伴而来,还有不少家庭一路过便被吸引。“平时周末总要开车很远带孩子们出去玩,像这样离家近又有趣的亲子活动一直可遇不可求。”参与者刘女士说。

    童年离不开游戏、玩耍,而在犹如钢铁森林的大城市,走出家门后的儿童渴望更多专属玩耍空间。位于双井街道的“井点一号”微空间也是为这一需求而设。

    入选案例征集的“井点一号”微空间占地近400平方米,位于朝阳区百子湾路与九龙山路交叉口西南角,距离CBD中心区仅2公里,可谓寸土寸金。这里是双井街道依托专业城市规划师团队,专为社区儿童辟出的一块自由地,让孩子们在车水马龙的街头也能尽情玩耍。

    场地使用分析数据显示,下午4点这一放学时段,是“井点一号”使用的高峰期。11月13日,记者在这一时段走进其间,体验放学后的欢乐时光。

    地面印刷着鲜黄色的卷尺、丁字尺和三角板,标记出鲜明的“童”迹;跷跷板、陀螺椅和传声筒是孩子们最喜欢的设施;立于西北角的巨大异形反光镜不仅是孩子们的“哈哈镜”,也映照出不远处的“中国尊”,和谐号动车组列车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从中穿行而过。

    4点一过,便陆续有家长和孩子踏上这块平台。有的孩子直奔陀螺椅,有的孩子围着传声筒嬉笑,有的孩子则坐在木质长椅上一边远眺一边听英语。陪同的家长也没闲着,跳绳、锻炼……直到天色渐晚。

    放学后,也是西城区“广艺+”广内市民文化中心里孩子聚集的时段之一。

    “‘广艺+’周边家庭和学校很多,孩子在这儿,就能把整个家庭链接过来。”西城区艺家时光(北京)文化有限公司经理都晓杰告诉记者,2017年,宝马歌舞厅计划腾退改造为市民文化中心,招聘第三方运营。投标准备期间,他仔细研读首都儿童友好城市建设相关文件,通过调研,将服务核心群体定位为社区儿童,希望以儿童友好社区建设助力儿童友好城市建设。

    据介绍,“广艺+”空间上下两层共1865平方米,设有小剧场、公共阅读空间、放映厅、儿童岛等适儿化空间,并布置360°监控、防撞软包和新风系统,全年每天早9点到晚9点不间断运营。每年在这里举办的800余场各类活动中,专为儿童开设的占60%~70%。

    记者看到,中心门口布告栏上,少儿戏剧、红色剧场、航天科普讲座等一系列免费特色课程,填满了孩子们的课后时光;航天科普展区,摆放着专门借来的火箭残骸和长征系列火箭模型,让孩子们尽情观摩;学龄前儿童也有专属幼儿区域,随时能在家长陪伴下玩玩具、做手工、读绘本。

    不仅如此,有家长反馈孩子体能差,中心就请来花样跳绳世界冠军教孩子们跳绳。节假日,孩子们还能报名畅游博物馆动物园、走进名人故居、参加扫雪等志愿活动,从中丈量美丽首都、品味传统文化、体验社区治理。

    “以前,我们一直期盼孩子能在家门口拥有这样一处专属活动场所。现在,这里就是家长最省心、孩子最理想的成长空间。”一位家长热情说道。

    ◆改造:共商共建、品牌运营

    一块家门口的空地、几处安全适儿的游乐设施、及时的维护管理……走访中记者发现,这些面积不大、设计朴实的社区适儿化空间,“诞生”得并不容易。

    2019年11月,富润社区入选中国儿童友好社区首批试点后,首先定向“空间友好”。为此,社区书记张俊华经常在小区内徘徊、了解家长需求。居民张隽岑也有所留意,小区空间虽紧凑,但中央一块约80平方米的土坡可以开发出来,供孩子玩耍。一次偶遇闲聊,二人一拍即合,张隽岑主动参与策划,并邀请到中国农业大学园林专业博士李华君和关注儿童空间的自然实践设计(北京)团队共同为孩子们开辟空间。

    组建“富润儿童友好”微信社群征询意见、调研选址、召开“方案共识会”、施工……在社区、家庭和设计团队共同推进下,2020年底,亲自然环境试点“拾趣园”投入使用,这个由沙坑、独木桥、小隧道等组成的亲自然游戏空间,充分契合了孩子们的想象。

    一年后,也是在孩子们的迫切要求下,“和·润菜园”与“拾趣园”毗邻而生。延续“亲自然”主题,自然实践设计团队带领孩子们进行了一系列全新尝试与设计:在一米菜园中体验种植栽培、设置蚯蚓塔改良土壤、布置生态缸展示水生植物样态、在树上挂置昆虫屋、用彩色石子装饰井盖步道……如今,这里已然是孩子贴近自然的方寸天地。

    与富润社区不同的是,“井点一号”经历过两轮改造,前身是由绿化带改造成的全民健身空间。2019年,北京城市象限科技有限公司咨询业务组组长韩亚楠参与到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朝阳分局发起的城市微更新改造项目中,成为“井点一号”责任规划师。

    前期排查中她发现,这块空间拥有优越的街角视线和景观,旁边辐射大量学校、家庭,但缺少公共性儿童活动空间。

    虽然现在空间适儿化元素更多,但韩亚楠的设想是“全龄友好”,“让整个空间更加包容”。为精准把握居民需求,她带领团队成立工作坊,通过在场地张贴二维码等方式,邀请附近居民表达诉求。又分成亲子、老年等不同组别,代表不同群体设计方案。

    “从场点命名、设施选择到植物选种,各个流程充分参考居民意见。”特别是在孩子们的强烈要求下,韩亚楠大胆打破常规,安置了秋千和蹦床。“这两种设施在公共空间并不常见,因为使用频率较高,维护难度大,之后也是在街道社区安全考虑下进行了替换。”

    虽然充分考虑民意,但改造过程中,韩亚楠仍有不少顾虑。“一旦动一个存量空间,那势必影响原先使用主体的利益。”果然,施工围挡时就有不少居民质疑:“为什么把健身器材拆走?”

    另一个问题则是空间落地后的运营。她介绍,空间运营曾一度处于真空状态,运营主体和日常维护资金迟迟未定。但随着空间得到居民和社会好评,街道社区主动参与、解决设施维修和更新的资金问题,使得空间运营回归到了正常、健康的状态。

    运营对空间可持续的影响,也是李华君和都晓杰的实践体会。

    3年来,自然实践设计团队一直依托空间持续开展四季亲自然教育活动,赋予空间娱乐和教育的双重属性。

    “空间如果不依托活动增加社区居民黏性,就会荒废。家长没有这一选择,也会给孩子报更多课外班,让孩子没时间下楼。”李华君透露,这样的情况正在其他没有跟进维护的空间发生。

    都晓杰也认为,空间大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专业团队如何策划和运营。

    “政府在空间改造方面可谓下了血本儿,我们作为运营方,必须做好用户精细化运营。”基于这一目标,都晓杰创造性打造出“六YI”活动体系模型与多项特色品牌,其中未成年人“六艺百课”成长营已成为孩子们最喜爱的特色品牌。

    要精准把握用户需求,专业性是运营方的不懈追求。都晓杰希望能尽快出台针对儿童友好空间和第三方运营的标准,支持儿童友好空间持续发挥作用。

    ◆目标:便利可达、充分高质

    从业者们的一系列探索、思考与建议,得到了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主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城市规划师邱红的认同。

    邱红曾参与到编写《〈城市儿童友好空间建设导则(试行)〉实施手册》、编制北京市东城区和西城区儿童友好城市建设方案等一系列顶层设计工作中,并正投身于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委托“北京儿童友好空间规划导则和通学路建设指引”的编制工作,引领首都空间建设。

    分析首都儿童友好城市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短板,她总结有三方面:一是面向基层儿童公共服务最后一公里尚存盲区,基层各类公共服务供给还存在资金不足、专业人员短缺、空间分布不均衡、设施质量不高等问题。二是高密度建成环境空间资源有限,社区中安全、普惠、亲近自然、符合儿童需求的公共活动场地相对匮乏。三是儿童参与社区治理的深度和渠道仍需拓展。

    特别是在活动空间供给方面,邱红所做问卷调查显示,社区中有四成儿童缺少运动玩耍和接触大自然的场所,近五成家长表示户外活动场地现状不能满足儿童活动需求。“家长普遍认为,除数量少、距离远等‘有无问题’外,商业设施收费高、设计不符合儿童天性、存在安全隐患等‘品质问题’和‘管理问题’,也是空间不能满足儿童需求的主要原因。”她说。

    邱红认为,社区是除家庭、学校外与儿童关系最密切的社会环境,儿童友好社区对于保障儿童权利、促进儿童发展至关重要,是北京建设儿童友好城市的基本单元和根本所在。她列举道,“聚焦于儿童每日生活、出行、交往、游戏等成长需求,通过营造‘保障安全、体现包容、提供便利、尊重天性、激发共创’的社区公共空间,不仅能减少儿童罹患肥胖症、近视、哮喘等风险,促进儿童充足锻炼,还能建立儿童与自然、社会之间的联系,提高儿童的创造力和社会认知能力,促进心理健康。”

    邱红表示,北京作为首都,立足社区为儿童打造适儿化的“微空间”尚存难点。如空间资源紧张,尤其在儿童密集的中心城六区,老旧小区、胡同平房社区数量多,适儿化改造没场地;居民对儿童群体的态度有褒有贬,适儿化改造阻力大;由于公共空间安全责任认定体系不健全,导致建设方为规避风险退而选择保守的适儿化空间设计方案。

    在此次获选的23项案例中,邱红就找到了一些有助破题的巧思:富润社区的拾趣园,把社区封闭绿地改造成适儿化空间,充分挖潜可利用资源;海淀街道小南庄社区的“滑梯乐园”,使用者与周边居民达成公约,明确空间开放时间段,避免扰民纠纷……

    采访中,记者曾与李华君探讨:儿童友好理念在社区的植入是否应更为前瞻?这也是邱红的设想:要将儿童活动空间系统化建设和分级配置要求,纳入居住区规划设计标准、综合实施方案编制指南等文件,刚弹结合确保适儿化改造项目落实落位。

    “接下来,建议北京市相关部门对全市儿童活动空间现状进行梳理,根据儿童分布和需求调查,补足建设盲区短板,形成便利可达、充分高质的儿童活动空间网络,生成可实时查询信息的儿童活动空间地图,保障儿童在城市中随时随地玩耍的权利。”邱红说。

+1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