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妇女报
2024年04月03日

关注此公众号看
《中国妇女报》

第6版:文化周刊 什刹海
我给文章打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本文得分:0.0参与评分人数:0
版权声明

《中国妇女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中国妇女报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中国妇女报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妇女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中国妇女报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栏目:朝花夕拾

她们的故事、她们的精神一直在鼓舞着人们,未来也将继续激励着新一代的成长。

庆阳之花

    ■ 高慧芳

    “一道道山哟一道道川”,悠扬嘹亮的陕北信天游回荡在黄土大塬上。庆阳,这个位于陕甘宁革命老区的城市,正以“红色圣地、岐黄故里、周祖故地、能源新都、数算枢纽”五张名片谱写时代新篇。由于地处陇山之东,庆阳又被称作“陇东”。来到这里,我不仅震撼于千里子午岭的雄壮巍峨、黄土塬的平坦辽阔、塬边咀梢的千沟万壑、北石窟寺的悠久灿烂,还被庆阳女性的风采所折服。大自然的宏伟壮阔,赋予了这片土地上的女子非凡的胆识和气魄,她们的英勇无畏在这片土地上谱写了一个个传奇。

    庆阳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庆阳八姑娘勇嫁革命军”。在国共斗争和抗日战争时期,有八位勇敢的庆阳姑娘嫁给当时处于艰苦斗争中的共产党员和八路军指战员。甘肃庆城钟楼巷曾经走出一位奇女子,就是耿飚同志的夫人赵兰香女士。赵兰香是著名的庆阳八姑娘之一,16岁就在庆阳女子小学教书,冲破封建传统习俗的束缚,走出家门参加革命工作。1941年,在简陋的庆阳窑洞里,赵兰香嫁给了八路军耿飚,1945年时,她又离开了庆阳奔赴延安,与耿飚携手走过漫长的岁月。近半个世纪之后,1991年夏天,赵兰香和耿飚回到了庆阳。就是在那次庆阳之行,耿老发出了著名的“共产党员三问”。2022年7月,99岁高龄的赵兰香女士在北京辞世。

    那天,当我来到她和耿飚在新婚时的旧址和赵家故居,凭吊怀念这代革命女性的风采时,还遇到了许多受到她捐资助学帮扶的“兰香小学”的女孩,大家一起畅谈她的故事,致敬她的善举。

    庆阳还有一位敢爱敢恨、全国知名的女性——刘巧儿。在秦腔剧本《刘巧儿告状》及陕北说书《刘巧团圆》基础上改编的评剧《刘巧儿》,于1951年在北京评剧院上演。1956年新凤霞主演的评剧电影在全国上映,进一步把刘巧儿的故事推向大江南北。

    主人公刘巧儿是一位心灵手巧的庆阳姑娘,父母将她许配给了素未谋面的赵柱儿,她自己则喜欢上了劳模会上遇见的英俊小伙赵振华。地主王寿昌觊觎刘巧儿的美貌,想占为己有,派媒婆前去说和。故事就此展开,在重重误会和曲折中,经过审判员马专员的有力调解,有情人终成眷属。而这部剧取材于庆阳姑娘封芝琴的真实故事,发生在1942年,时任陇东分区专员、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陇东分庭庭长的马锡五深入群众调查了解情况,听取各方意见,惩治了地主恶霸,成全了这一对有情人。

    从封芝琴的经历改编而来的刘巧儿的故事,在全国产生了深远影响,广大青年男女积极争取婚姻自由,推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50年5月颁布的第一部《婚姻法》的普及。新中国成立后,封芝琴曾当选为省、市、县、乡的人大代表,也当上了村里的妇女干部,成为宣传新《婚姻法》的积极分子。她的丈夫去世后,华池县重修了她的旧居,又新建了“巧儿新居”,修建了“刘巧儿展馆”。2015年的时候,91岁的封芝琴离开了人世。

    还有一位女性的名字,也在庆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90年前的春天,革命先烈以庆阳南梁为中心开辟了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并于1934年11月成立了陕甘边苏维埃政府和革命军事委员会。其中一大亮点就是苏维埃政府专门设有“妇女委员会”,其中担任主任的张景文,是陕甘宁革命老区成长起来的一位革命女性。她的父亲非常开明,把年幼的张景文送入学堂读书识字。1928年,17岁的张景文参加革命,两年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走上街头巷口向民众宣传抗日救国真理。1932年,时任国民政府委员、考试院院长的戴季陶到西安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大批学生被组织到会场听报告。张景文英勇无畏地站起来,带领学生高呼口号,反动当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逮捕了张景文和一批进步学生。面对威逼利诱,张景文毫不屈服,最终被营救出来。张景文由此成为西安学生运动的一面旗帜,毕业之后留校担任教师。随后,她结识了进步青年徐国琏,并因为共同的革命理想走到了一起。1933年底,张景文与丈夫徐国琏抵达南梁革命根据地,并积极承担组织领导任务,是第一位被党组织派遣到达南梁苏区的女性知识分子。1934年秋天,陕甘边革命根据地规模日益壮大,陕甘边苏维埃政府成立,张景文被推举为苏维埃政府妇女委员会主任。边区政府筹办了第一所红色学校列宁小学,张景文担任校长。许多同志在回忆中都对这位性格直率刚烈的陕北女子赞叹不已,她可以双手同时挥毫泼墨,还会把党的政策转化为陕北方言的小调,使之朗朗上口易于传诵。

    1935年,徐国琏的牺牲和张景文的不幸离世在陕甘边上空笼罩上一层乌云。但是,他们生活中的伟大事迹和牺牲精神将永远被铭记和传颂。列宁小学作为陕甘边创办的第一所红色学校,在经历了90年的风雨洗礼后,今天依然焕发生机。新校区的教室宽敞明亮,校园整洁干净,习近平总书记的题词“托起明天的太阳”在主楼上方矗立,映照着1000多名孩子幸福的笑脸。2023年5月,北京大学附小与列宁小学手拉手协议签订仪式在景文楼前隆重举行,我有幸主持仪式见证这一时刻。如今,又是一年时间已逝。

    清明即来,回想起庆阳大地上的这些女性,心中既有钦佩,也有怀念。

    她们的故事、她们的精神一直在鼓舞着人们,未来也将继续激励着新一代的成长。

    (作者简介:高慧芳,北京大学党委统战部副部长、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副区长)

+1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